杏子杏子

偶尔写一下脑洞,很烂就是了

【柒七】小柒与伍六七

起名这种东西不适合我
时隔三个月我又回来了……
依然是小学生文笔,还有ooc
看看就好别细究

      嗯……
      我还活着吗?还是说,我已经死了?
      额,大概是死了吧,毕竟是用剪刀把自己捅了个对穿。
       可惜我到死都还是没能知道自己的过去,也不能跟大保和小飞一起嘻嘻哈哈过日子了……
        咦,谁推我?
        不对,我不是死了吗?怎么会有感觉?
        努力地睁开眼睛后,伍六七立即就出了一身冷汗,任谁在醒来后看到一把刀正对着自己,都会被吓到的吧。
        “那……那个……大佬有话好好说啊,别一上来就动刀子啊……”他试图伸手把刀子推开一点,却发现自己的手被绳子绑在了身后,绑法很有技巧,无法挣脱。
         “你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声音听起来很冷静,但语气的冷静无法掩盖声线里带有的稚嫩。
        伍六七顺着闪着银光的匕首往上看,视线最后停留在一张冷漠的脸。
        看着有点眼熟,但想不起来在哪见过。
        持刀者是一个看着只有七八岁的男孩,黑发黑眼,脸上还带着点婴儿肥,在看清拿刀的人后,伍六七松了口气,身上的冷汗也少了大半。
         “小朋友,你父母没教过你乱玩刀的吗?”见对方是个小孩子,伍六七的语气也不自觉的带着点轻松,全然没有自己被绑着的同时还被人用刀指的自觉,眼睛也再往四处乱瞄,他此刻正处于一间小屋子里,屋内很空,除了他现在躺着的这张小木床外,只有小孩身后的一张方木桌,一张条凳,以及放在床尾放置的一个木柜。
        那小孩听到这话后,皱了皱眉,似乎是对伍六七的这种语气感到不满,连带着手上的刀也往前推了推。
         “我错了……”伍六七在感觉到脖子上微量的匕首后立马就投了降,没办法,谁让人家拿着刀呢,比起节操,还是自己的小命比较要紧。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还是一样的冷漠,但是伍六七却听出了他的语气里有了一点的不耐烦。
        伍六七把视线重新集中在小孩身上,男孩穿着一身黑色的练功服,服饰风格让伍六七想起了鸡大保曾对他说过的玄武国——一个崇尚武力的国家,难道他现在是在玄武国境内吗?
        “我……”伍六七的话最后还是被打断了,门边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柒号,在吗?”
        柒号?这是这小孩的名字吗?哪家家长这么缺心眼,给自家孩子取这样的名字。
        “进来吧。”男孩、或许该叫他柒号,明显是知道门外的人是谁,连视线都没有移动一下就回应了门外的人。
        在安静了一两秒后,一个穿着同样的练功服的男孩走了进来。
        男孩先是环顾了一下屋子,然后才看向了一只脚跪在床边的柒号,“你在干嘛?”
        “有入侵者。”说着,还扫了一眼一旁的伍六七。
        “什么?”男孩挑了挑眉,看样子很不相信,“怎么可能,这儿的防守你又不是不知道,外来者怎么可能进得来。”
        柒号又皱起了眉,以那男孩的视角,本该早就看到了大喇喇地躺在床上的伍六七,但他却没有半点反应。
        看不到吗?伍六七再次看向了满脸写着乖巧的伍六七,想了想,低头轻声说道:“不想死就老实待着。”说完,就把匕首给收了回去,跟着那男孩出了门,顺带还把门给锁了。
        伍六七仰躺在小木床上,默默吐槽这小孩还真是老气横秋,却被一股突如其来的的拉力给拖下了床,并不停地往门边移。
        “我去,怎么回事?”伍六七借着这股力站了起来,发现自己正不断往门外冲去,他很想抓住一些东西来稳住自己,可手被绑住根本动不了,眼看就要撞上大门了,伍六七干脆闭上了眼睛,鼻梁上并没有传来想象中的疼痛,他又睁开了双眼,发现自己居然直接穿过了大门,向着不远处的柒号冲去。
        但是,摔了个狗啃泥,因为门外有一级台阶。
        “我去!”尽管没有与门板进行亲密接触,但还是与地面来了一次近距离接触,而且是用脸。
        伍六七努力把身体翻了个面,发现自己停在了距离柒号六七米的地面上,而柒号因为听到了他的声音已经停了下来,正冷漠地俯视着他,大有让他解释一下的意味。
        “额……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是一股奇怪的拉力把我给拖出来的……”伍六七越说声音越弱,自然不是因为柒号之前的话,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对上这样的眼神,他总有种莫名的心虚。
        旁边的男孩对于柒号走了一段又突然停下的行为感到不解,刚刚也是,对着空无一人的床铺不知道说了些什么,现在又盯着一处空气不知道在看着什么,“柒号,到底怎么了?”他两手抱胸,开口询问。
        柒号看了眼男孩,又看了眼地上的伍六七,低头沉默了一下,最后瞪了一眼,然后看向男孩,“走吧。”
        伍六七打了个寒战,刚才柒号瞪他的那一眼里慢慢都写着:老实点。不过说实话,他不老实也得老实,毕竟他的双手都还被绑着呢。
        眼看两人就要走远,伍六七连忙翻过身站起来,跟上了两个小孩,他可不想继续与地面进行摩擦生热了。

大概是TBC…

【柒七】当一方生病

日常ooc预警,短小如我
用一个小时搞出来的东西也就这样了
如果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请务必提出
下午考最后一科了还没复习好我怕是要完_(:з」∠)_

    其实一开始只是几个小小的喷嚏,但是柒没有太过在意,于是便愈发严重。
    “大刺客,让你淋那么多雨,发烧了吧。”伍六七一如既往地吊儿郎当,他关上房间的门,走向床边。
    柒本来是躺在床上发呆,这样的病对他来说并不是什么大事,但在伍六七强硬的要求下才躺在床上的。
    “你怎么进来了?”柒从床上坐起来,这个时候的伍六七应该是在发廊里才对。
    “反正现在也没客人,溜进来偷个懒嘛,顺便给你带了点东西。”伍六七向柒扔了一个东西,然后一屁股坐在了床边,笑得没心没肺。
    柒顺手接住,是一个小瓶子。
    “鸡大保给我的药,据说很有效哦。”
    “……”
    “替我谢谢他。”
    “好。”
     柒将瓶子放在了桌子上,然后就看向了伍六七,伍六七也在看着他。
    “怎么了?”
    “嗯……你不吃吗?”
    “之后再说。”
     简洁的回话让伍六七感觉这天实在是聊不下去了,于是他开始找借口打算开溜。
    “那你好好休息吧,我先出去了,应该有客人来了。”
    伍六七站起来刚准备开溜,便被一股力猛地拽住,倒在了床上。
    是柒拽住了他的胳膊,与此同时,柒也凑近了他的头。
    “别走……”
    “可是我还要工作啊……”
    “别去了。”柒在蹭着他的脖子,就像是在……撒娇……
    伍六七实在是无法将这个词与身后的人联系起来,他试图挣扎,那只搂在他腰上的手反而搂的更紧。
    挣扎无果的伍六七只能屈服。
    “好吧好吧,我陪你就是了。”他翻了个身,面对着柒。
    说实话,直到现在伍六七在看到柒这张与他一模一样的脸时候还是有些微妙。
    “行了,睡觉吧。”伍六七拉着被子将两人都盖在被子下。
    “嗯。”柒吐出一个小小的鼻音后就闭上了双眼。
    像是在看自己睡觉。
    伍六七看着柒的睡颜,脑子里冒出来这样一个念头,柒搂的他很紧,挣不开。
    那就跟着睡呗。
    于是两个人就这样睡着了。
    
在外面应付客人的鸡大保:扑街啊,阿七跑去哪里了啊,让他去送个药还能消失啊!

【柒七】日常瞎写

#在ooc的深渊里冲浪#
#慎入慎入慎入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天知道我在写什么东西#

    柒经常会抱着千刃坐在发廊门口,望着天空发呆。
    曾经的首席刺客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有这么悠闲的日子,在这个平静的小岛上过着平静的生活。
    回想一下,到底是什么使自己留在了这个岛上?
    脑子里浮现出那个人的身影,那是与现在的他截然不同的自己,明明有着相同的相貌,但自己是绝对做不到像他那样活着。
    他是他,但又不是他。
    那个人没有他的记忆,也没有背负那么多的罪恶。
    那个人可以在这里……
    “柒?”
    脑内的思绪被一个声音打断了,正是他在想着的人。
    “嗯。”
    “我跟你讲啊,今天又完成了一个报酬不错的任务,今晚去吃宵夜啊?”那人看着很开心的样子。
    “好……”
    “走吧!”说完那人也转身往大排档的方向走去,身边还跟着那只蓝色的肥鸡。
    柒站起来,走向那道身影。
    他们本应永世不会相见,或许是天道的一时兴起,让他来到了这里。
    他们就像是同一个人的两面性,如果说他代表的是黑暗的那面,那么那个人就是光明,并且是他心中的唯一的光。
   
   

【柒七】假的人鬼情未了 算是记脑洞

日常在ooc的深渊冲浪
还没确定会不会写下去,可能会就这样吧  

    柒已经以灵体的形态游荡了一千年。
    他本以为像自己这样手中沾满鲜血的人会堕入无尽的深渊,但上天似乎跟他开了一个玩笑,他变成了灵魂的状态,除了不能触碰到东西与不必像活人一样进食外,似乎没什么不同。
    柒看了一眼自己有些透明的手,他现在真的是死了吗?
    如同羽毛般轻盈的身体在不断提示着他,他已经是个死人了。
    于是,他想着,他或许可以休息一下了。
    在他还是个活人的二十多年里,他的世界里只有血与杀戮,而死后,他也失去了行动的目的与动力,在如此漫无目的游荡了一千年后,他似乎发现了一些有趣的事。
    面前穿着白色卫衣的有着与他一模一样的相貌的青年正惊讶的看着他。
    “你看得见我?”
    “这么大个人为什么会看不见啊?!”
   

【杰佣】初识

日常ooc 垃圾文笔
其实一个多月前就写完了,只是懒得打字
很烂,可能会有各种bug
有什么错误请务必指出

   奈布·萨贝达是一名佣兵,至少曾经是。
    一年前,他在一次任务中意外受伤并因此退役,这让长期生活在军营里的他有一丝不适应。这很正常,没有多少人能在经历长期战争洗礼后保持平静的内心。
    奈布来到了一座平静的小镇,带着他仅存的积蓄与为数不多的行李,经过一个月的坎坷,他总算是安顿了下来。
    小镇和平的氛围也使得他的内心难得平静下来,或许他会在这里一直生活下去,如果没有那封信的到来。
    信是由一只夜莺送来的,蜡黄色的信封里装着给他的邀请函,但莫名的会感到一丝违和。
    不管怎么说,奈布还真是展开了信。    
至奈布•萨贝达先生
    我们诚挚的邀请您参加一场由欧利蒂斯庄园主办的游戏。
    游戏的胜利者将能得到他最为想要的东西,当然,游戏的过程将会充满惊险刺激的挑战。
    游戏将于三天后在欧利蒂斯庄园开始,我们期待着您的到来。
                           欧利蒂斯庄园
    关于欧利蒂斯庄园的传闻,奈布也是有所耳闻的,只是他不明白,为什么这个臭名昭著的庄园会给他寄来这样的一封邀请函。
    其实他的内心早在他看见挑战时就决定好了,不管是不是真的,他都会去走这一趟的。
    他收拾了一下行李,坐上了前往欧利蒂斯庄园的马车。
    ……
    三天后,奈布站在了欧利蒂斯庄园的门口。这座庄园被一层雾气所笼罩,看不清全貌,老旧的带着铁锈的大门上甚至缠上了几条藤蔓,让人怀疑这里是否真的有人。
    奈布拉了拉快掉的兜帽,将半个头都埋进阴影里。
    他等了一会儿,在他打算推开铁门的时候,一个奇怪的女人出现打断了他的动作。
    那女人自称是夜莺小姐,是游戏参与者的向导,她领着奈布往庄园的主屋前行,同时给他讲解游戏的规则。
    邀请函说的没错,这是一场逃生游戏,确实有挑战。
    他们很快便到达了目的地——一间摆放着长桌的屋子,长桌旁还坐着三个人,一男两女,看来也是游戏的参与者。
    夜莺小姐微微欠了欠身,就退出了房间,没人知道她要去哪。
    剩下屋中的四人面面相觑,终于,那三人中唯一的男性开了口。
    “自我介绍一下吧,我是弗雷迪•莱利,一名律师。”弗雷迪推了推鼻子上的眼睛,表情里带着高傲。
    “艾米莉•黛儿,一名医生。”披着蓝色披肩的女人微笑着。
    坐在长桌的另一端的女孩朝他挥了挥手,对他说道:“你好,我是艾玛•伍兹,是一名园丁。”
    ……
    杰克同以往一样哼着歌,坐在属于监管者的沙发上,今天是新的一批求生者来到庄园的日子,这对他而言,无疑是个好消息,因为新的求生者也意味着新的猎物。
    此时,长桌上只有三个人,这也意味着,游戏还需一段时间才会开始。
    他用正常的右手有一下没一下地拍着沙发扶手,耳边是长桌上三人的讨论,叽叽喳喳的,是他产生了些许烦躁。
    夜莺小姐的到来使那三人终于闭上了嘴,同时也带来了游戏的最后一位求生者。。
    新来的是个身形有些瘦小的男人,带着绿色的兜帽,脸被遮住大半,双臂缠满了绷带,但依旧看得到包裹在绷带下的肌肉,下身穿着方便行动的长裤与长靴。
    长桌边的三人仅仅是停顿了几秒,便再次说起话来,他们在自我介绍。
    杰克略有些无聊得听着他们的自我介绍,最后,一个有些低沉的声音传入了他的耳中,“奈布•萨贝达,佣兵。”
    佣兵?有点意思。
    杰克对这场游戏越来越期待了。
    自我介绍后,求生者们都没有再说话了,仅仅是坐在长桌边,等待着游戏的开始。
    一阵玻璃破碎的声音不知从哪个角落里传来,那是游戏开始的信号,眼前浮现出缪斯印记,游戏开始了。
   

TBC
   

【柒七】关于抱抱

    凭实力ooc
    我都不知道自己写的是什么玩意,就这样将就看吧
    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务必提出来
    之前看到有太太画了这动作,当时就觉得特别可爱,然后就有了这篇。……

    柒喜欢抱着伍六七,无论是什么时候。
    尤其喜欢从背后抱住,然后把头埋进脖子间深吸一口气。
    在感受到怀里人的一阵微颤后抱得更紧一些,脸也埋的更深了。
   
    每次柒抱住伍六七的时候,伍六七总会伸手尝试将自己肩上的脑袋推开一些,但每次推的时候柒都会抱得更紧,最后还是伍六七妥协了,任由另一个自己的这些举动。
    大不了在给客人剪头的时候不做太大的走动就是,毕竟他的以气御剪也不是摆来看的。
   
    于是,大保健发廊里就偶尔会出现这样一幅景象,给坐在椅子上的客人剪头的不是发型师,而是一把飞舞的剪刀,至于本店的正牌发型师正站在一旁被一个与他有九分相似的男人抱着,手指指挥着剪刀飞行。
    来剪头客人看到这样的景象都不禁背冒冷汗,好在这位理发师傅的技术十分娴熟,刀起刀落,便能剪出顾客满意的发型。
    但还是难免有些失误,一个手抖就剃完了半个头的头发。至于失误的原因之类的,恐怕只有那两个人知道了。

港真,一开始我只想写第一部分的

【雷安】很短很短的小片段

依旧小学生文笔
某个脑洞的片段
不可能写完的

    身着华服的男孩侧过头来,略显稚嫩的脸上十分冷漠,在看到安迷修的时候脸上才稍稍有一点点惊讶,同时在眼底显出一丝戒备以及……敌意。
    就像是野兽对侵犯自己领地的猎物一样,这是安迷修的第一反应,带着一种熟悉感,但他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
    男孩紫色的眼睛正看着他,而他也向男孩看去。
    紫色的眼睛对上湖绿色眼睛,四目相对,目光交织,安迷修可以感受到男孩正在他身上扫视着。
    安迷修刚想解释自己的来历,男孩先开口了。
    他先动了动嘴唇,又眨了一下眼睛,开口道:“你是谁?”

【雷安】大概是人鱼,很短


小学生文笔<(。_。)>

    在码头流传着这样一个传说:在大海的另一端,有一座小岛,名叫人鱼岛,而在小岛的深处生话了一群人鱼,传说它们有着天使般的面容,动人的歌声,它们的眼泪能化为珍珠,一颗便价值千金,曾经有人冲着利益而去,最终却无果而归。
    雷狮自是不会相信这种故事,与其相信这种虚无缥缈的传说,到不如直接动手来得快,毕竟,他们是海盗。
    ……
    “大哥。”一个绿衣绿帽系着红色围巾的少年敲了敲半掩着的门。
    雷狮此时正倚在椅子上把玩着一个指南针,此时指南针正无规建地四处乱转,他面前的桌子上是放着他的船长帽及一张展开的地图。
    “卡米尔,走出去了?”
     “雨已经停了,但还是无法辨认方向,以及……’
    “以及什么?”
     “我们发现了一座岛,推测是传说中的人鱼岛。”卡米尔将帽檐往下压了压,勉强露出一双蓝色眸子。
    “卡米尔,你知道我不信这些的。”雷狮停下手中的动作,将目光投向了卡米尔。
“我们捞上了一条人鱼,货真价实的人鱼。”卡米尔接着说。
    雷狮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说道:“哦?那我可要去看看传说中的人鱼到底长什么样。”一边说一边捞起帽子戴在头上,迈开双腿往外走。
    ……
    在雷狮到达甲板的时候,佩利和帕洛斯已经在那儿围着一个东西,讨论着什么。
    “我说帕洛斯,你说这东西会不会很值钱啊?”黄发的狂犬蹲在地上,抬头看向一旁的毒蛇。
帕洛斯笑了笑,没有回答。偶然一撇,便注意到了刚到的雷狮。
    “啊,雷狮老大来了。”
    佩利看了过来,挥了挥手:“老大!”
    雷狮象征性点点头,便将视线移到了那条人鱼上。
    那人鱼有着一头深棕色头发,双眼紧闭,浓眉,挺鼻,薄唇,该说不愧是天使般的面容么,雷狮边想便露出一抹冷笑。
    人鱼头部原本是耳朵的部位变成了鱼鳍,上身赤裸着,下身连着一条鱼尾,碧蓝色的鳞片在阳光下熠熠发光。
    “佩利,拿点水来。”雷狮随口下了命令。
    不一会儿,佩利便提来了一桶水,在雷狮的命令下泼向了人鱼。
    因为得到了水分,那人鱼也渐渐醒了过来,他用手臂努力撑起上身,同时将视线投向跟前的东西。
他看到了一双紫色的眼睛,那眼里的霸道与嚣张一览无余,而在这抹紫色中,他看见的自己的倒影。
    雷狮看着人鱼慢慢撑起上身,露出那双眸子,那人鱼的眼睛是湖绿色的,清澈明亮。
    一人一鱼就这样对视着,仿佛空气凝固。

【雷安】关于我到底要不要告诉我闺蜜他男神有对象而且还是她男神死对头的事

       小学生文笔
       自娱自乐系列
       并没有正面描写,但是是雷安(大概)
       第一次写同人,很短很短
      


        我叫……不对,我叫什么不重要,我是一名普通的高一学生。
        最近我有点烦恼,原因是我发现了我闺蜜她男神有对象了,对象还是我闺蜜她男神的死对头。
        先来说说我闺蜜他男神吧。
        我闺蜜他男神,就叫他L吧,他是我们班的副班长,经常打架逃课,还跟其他班的几个人组了个团队,叫LS海盗团,天天搞事,但成绩总能保持在全级第四,天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
        A,我闺蜜他男神的死对头,我们班班长,还是风纪委员,据说从小学开始就一直是三好学生,成绩排名第五,喜欢自称骑士,以及跟女孩子尬聊(×)。
        嗯……他们两个人的颜值都很高,好吧,其实我们学校前五的颜值都很高,但这不是重点。
        L和A听说是幼儿园就认识的了,还是从小撕到大的死敌。
        说实话,如果你说是年纪第一和第二在一起了我还更相信一点,L和A我实在是无法相信。
        至于我是怎么发现他们的关系的,这要从一周前说起。
       上周的某一天,我由于某些不可抗力导致回家很晚,然后就在学校一个偏僻的角落里看到了一些不可描述。
        L把A压在墙上kiss,是的,就是kiss,而且动作很暧昧,L的腿挤进A的两腿之间,还有向上移的趋势,其他没看见,撞见这场景之后,我只是匆匆扫了几眼,就吓的跑了。
        没办法,这实在是太惊悚了。
        这是我暂时还没告诉别人,我怕L怼我,啥?为什么没有A?你要知道,A可是我们学校出了名的对女生彬彬有礼,不太可能对女生做出无理的事,哈哈哈。
       在这事之前,我曾经看见过他们走在一起回家,还是那样的打打闹闹,可惜当时的我太天真,认为他们只是恶友。
        我有点想扇过去的自己一巴掌。
        结果现在,我看着他们打闹,眼前浮现的都是那副场景,这哪里是打闹,明明就是打情骂俏!
        现在我有些犹豫,我到底要不要告诉我闺蜜她男神有对象了,还是她男神的死对头呢?